-

整整五天四夜,伴隨著火車的一聲轟鳴和震動,終於到達了津門火車站。

此時,天色已經入夜。

混雜在擁擠的人群之中,趙玄麒和孫雲勇走出了車站。

車站之外,霓虹燈閃爍,商鋪、舞廳、酒店、劇院……呈現出了一副喧鬨的夜景。

津門的城市化發展的確比粵廣強出了許多,各式洋樓林立,馬路十分寬敞,建築高度普遍偏高,最重要的是基礎設施更加的現代化。

一路上,趙玄麒看到了不少電話亭,路上還行駛著有軌電車,路上行人衣著普遍要西式了許多,最重要的是,行人的精神麵貌普遍都要比粵廣更好。

身著洋裝的摩登女郎,穿著旗袍的婦人,白色皮膚的西方人,棕黃皮膚的東南海域人士,即便是衣著普通的平民,眼中都彷彿充斥著一種期許和嚮往。

津門是一個大名利場,全國各地來到這裡的人,誰不想在此處闖出一片天地?

而或許是因為武人彙聚的原因,不少行人的體格都比較結實壯碩,給人以一種活力之感。

纔剛剛進入這座城市,趙玄麒就已經感受到了很多東西。

一個地方的精氣神,往往就在不經意的市井之中呈現。

最讓趙玄麒感到詫異的,是幾乎每路過一個街區,都能在街區的不同位置,看到一個或是多個搭建起來的拳擂。

“津門魚龍混雜,內外勢力交錯,產業冇有武力守護那就是無根浮萍,因此津門尚武,神州的拳擂文化在這裡可謂是被髮展到了極致,甚至於普通商鋪租戶有矛盾糾紛,都會自己上擂,或者花錢請人上擂,以此來解決爭端,這也可以說是津門習俗了。”

“其中,又屬津門武會麾下的拳擂最為權威,對於外來武者來說,想要在津門揚名,津門武會的拳擂賽,是最快的途徑,當然,也是最凶險的途徑。”

一旁的孫雲勇看出了趙玄麒的驚訝,開口為他解釋道。

“拳擂麼?”

趙玄麒臉上露出了一絲感興趣的神色。

當時他在天海府就曾經開過街擂,用於解決和恒昌武館針對明瑜街的糾紛,一擂定勝負。

不過,在天海府甚至粵廣,這種拳擂之間的對決一般隻在武館與武館的爭端間使用,但在津門不同,這種習慣似乎蔓延到了社會的諸多層麵。

這也意味著強大武者的社會地位將會很高,這是一座會尊重強者的城市。

“接下來,我們去哪?”

趙玄麒對孫雲勇問道。

“我先帶你去和我們的人碰頭,然後他會為你安排接下來的事情,我還有其他任務,不會在津門久留。”

孫雲勇說道,他當然不可能一直跟在趙玄麒的身邊,一旦安排妥當之後,他就會離開。

趙玄麒聞言微微點頭,表示理解。

很快,在孫雲勇的帶領之下,兩人乘坐黃包車,來到了一家規模不小的名叫“風華糧鋪”的糧油店鋪附近。

孫雲勇觀察了一下店麵,似乎確定了接頭的標識物,帶著趙玄麒走入了店鋪之中,和看店的夥計對過暗號以後,夥計將兩人引入了二樓,見到了一個身材中等,體型富態的中年人。

“雲勇兄,好久不見!”

這箇中年人見到孫雲勇,立刻神色欣然的迎了上來,和孫雲勇緊緊握手。

“忠良兄,好久不見。”

孫雲勇也笑著對中年人說道,似乎是舊相識了。

“這位就是……”

隨後,中年人看向了孫雲勇身後神色平靜,身材高大的趙玄麒。

“不錯,忠良兄,我來為你介紹,這位就是粵海的趙棋,如今因為粵海之事,已經棄了趙棋之名,易名為趙玄麒。”

“這位,就是你以後的負責人,楊忠良,在津門有什麼事情,你都可以與他進行聯絡。”

孫雲勇為兩人互相介紹。

“趙先生,久仰。”

楊忠良笑眯眯的對趙玄麒伸出了手。

“以後勞煩照顧。”

趙玄麒也伸出了手,雙方隻是簡單的握手,並冇有什麼太多的試探。

他能夠看出來,楊忠良並冇有秘傳在身,不過能夠做他的接頭人,在津門的救國會體係之中位置應該不低。

隨後,幾人坐下,隨意交談,都是一些如今津門局勢之類的話題。

“我已經和振南商會的顏先生溝通好了,明天晚上就帶你去見他,今天暫且休息一晚。”

楊忠良說道。

“我在粵海的身份,顏先生是否知曉?”

交談之中,趙玄麒對楊忠良問道。

“冇有,雖然這裡是津門,巨靈軍的手插不了這麼遠,但該小心還是小心,你的身份能瞞一天是一天,我隻和顏先生說你是南方武道界的高手,想來津門闖一闖,所以到時候,還需要你展現一些實力。”kΑ

shu5làka

shu五

楊忠良說道。

“這樣麼?”

趙玄麒聞言微微點了點頭。

幾人交談了一陣,天色已晚,又舟車勞頓,楊忠良便安排兩人在鋪子之中儘早洗漱休息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孫雲勇就先一步告辭離開,趙玄麒也冇有多做走動,而是留在了鋪子之中。

晚上,夜色降臨。

楊忠良帶著趙玄麒離開糧鋪,坐黃包車來到了顏氏公館。

這是一處西式的建築,高三層,帶有前後兩個庭院,裝飾算不上奢華,但很精緻。

在和守衛通報以後,由管家引著兩人走入公館內,一路上,趙玄麒在屋內看到了不少字畫、古董和名貴傢俱,很顯然這位顏先生不僅有錢,而且酷愛收藏。

來到後院,趙玄麒就看到一個梳著背頭,身材中等,穿著寬鬆的練功服,顯得十分富態的中年人站在後院之中,在緩緩的打著一套拳法。

其實也不算是拳法,而是類似五禽戲一類的健身體操,增長體能是不行,但對身體還是有一定的保健功能。

然而,真正吸引趙玄麒注意的,不是這箇中年人,而是一旁站立的一個年輕人。

看上去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樣子,身材隻能算是,身高一米八左右,麵容冷漠,雙目微閉,眼觀鼻鼻觀心。ia

然而,他雖然似乎冇有注意周圍的環境,但不管庭院中的中年人如何運動,他都會始終與對方保持五步的距離,不偏不倚,不多不少,就彷彿尺子丈量一般精準。

五步,這是一個武者的極限反應距離,有道是匹夫一怒,血濺五步,五步之內,靈覺一閃,即便是遠方有槍手射擊,此人也能夠一瞬間把中年人救下。

最重要的,還不是如此,而是此人給趙玄麒的感受。

心神內斂,不露瑩華。

但舉止之間,卻又能讓他的百獸之意感受到一種凶險。

就好似一柄藏著的劍。

這是一個高手。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三生愚的極拳轉生最快更新

第一百一十四章

拳擂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