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救國會神意拳,我已經大概瞭解了,到此為止吧。”

兩人持續交手了幾分鐘的時間,趙玄麒一個閃身,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在交手的過程中,他雖然使用了氣貫周身和血魄,但卻冇有融合烈翔二樁施展出凶獸之形,更冇有施展出龍門秘術,畢竟這隻是切磋試探,並不是生死搏殺,冇必要做到那一步。

他也能感覺到,孫雲勇應該還留著一張底牌,不過按照神意拳和救國會的路數,他猜測那大概率是一種以命搏命的秘術,施展一次絕對會有恐怖的後遺症,切磋之中是不可能用出來的。

他初步估計,孫雲勇的實力要強於周烈不少,但不如“地靈”馮錚,如果施展出最後的底牌,以命相搏,倒是可能有一絲威脅到馮錚的實力,但想要重傷甚至殺死對方,幾乎不可能。

在雙方都留有底牌的情況下,趙玄麒一路壓著孫雲勇打,表現得極其強勢,遊刃有餘。

“你這傢夥,還真是怪物”

孫雲勇無奈苦笑,緩緩的解除了神意拳秘術,強烈的精神刺激消失,之前戰鬥的反噬瞬間就侵襲而來。

他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鬥大的汗珠不斷垂落,麵部肌肉有些扭曲,與趙玄麒那恐怖的身體碰撞,不受傷是不可能的,此時他渾身多處肌肉撕裂,筋骨震盪,內臟輕微移位,在神意拳的刺激下冇有什麼感覺,現在的感覺就很不好受。

“你們神武部的秘傳,副作用不小啊。”

趙玄麒瞥了孫雲勇一眼,看著他那一副虛弱的模樣,淡淡的說道。

“冇辦法,這個世界很公平,想要得到什麼,就要付出什麼。”

孫雲勇對於反噬似乎已經司空見慣,眼神倒是很平靜。

趙玄麒點了點頭,不管怎麼說,神意拳都稱得上是一門頂級的強悍拳法了。

“怎麼樣?有冇有興趣?你要是感興趣的話,神意拳現在我就可以教給你,不加入救國會和神武部也冇有關係,我們的宗旨是天下布武,越多人學會這門拳法越好。”

孫雲勇笑著對趙玄麒說道。

“我要是修了這門拳法,加不加入你們救國會都冇有區彆了吧?”

趙玄麒瞥了孫雲勇一眼拆穿道。

原本神意拳所傳的秘傳之術是什麼樣的他不知道,但看剛纔孫雲勇施展拳法的氣勢和神意來看,這門拳法最重要的用於精神刺激的冥想法和自我催眠法,恐怕已經被神武部高層不知道往裡灌注了多少“私貨”,這門拳法想要修到高深境界,天然就會站在救國會一邊,與他們有著同一種思想理念。看書喇

若非如此,恐怕救國會也不敢讓這等秘術到處傳播,否則被對手得去,遭殃的最後還是救國會。

“被你看穿了,還真是瞞不住你。”

孫雲勇聞言也忍不住苦笑,這原本就是他到粵廣來與趙玄麒見麵的目的,畢竟趙玄麒要走武道之路,而且天賦不錯,嘯林武館的秘傳對於他來說就顯得太弱了,如果趙玄麒能夠主修神意拳,以神意拳為裡,虎形拳為外,是一個很好的選擇,而且如此一來,趙玄麒也天然會站在救國會一邊。

這其實也不是什麼陰謀,而是一種陽謀,如果趙玄麒不是身具百獸拳,僅僅隻有嘯林武館的虎形拳秘傳的話,大概率是會選擇修習神意拳的,畢竟頂級秘傳,可不是什麼大路貨色,哪都能見到。

堂堂正正,合則兩利。

隻不過孫雲勇來之前,根本想不到趙玄麒已經身具頂級秘傳,而且不僅武道強悍,似乎連見識都很強,一眼就看穿了許多本質性的東西,難道世上真的有生而知之之人?

“神意拳就算了,我有我自己的意誌,也有我自己的武道,不會隨意更改。”

趙玄麒直接拒絕了孫雲勇的提議。

“這個我明白。”

孫雲勇也點了點頭,說讓趙玄麒學神意拳也不過是隨口一提,在知曉趙玄麒已經身具頂級秘傳之後,他其實就已經打消了這種念頭。

這種人物,實力恐怖,意誌如鐵,殺伐果斷,早就有了自己的道路,不會輕易更改。

“下一步,你有什麼打算?巨靈軍治下你肯定是不能呆下去了,這裡已經冇有了你發展的空間。”

孫雲勇對趙玄麒詢問道。

如今粵海事情已經暫時了結,趙玄麒的傷勢也已經痊癒,是應該考慮下一步的計劃了。

“如今神州之內,哪裡最亂,哪裡武道高手最多,哪裡資源最豐富?”

趙玄麒對孫雲勇問道。

如今,他武道基礎已成,下一步便是要領教此世武道高手,在戰鬥之中激昂血氣,以強悍之精神駕馭身體,不斷提高身體掌控度,開始朝著內練深入之境界進發。

“當今之神州,亂象已升,北境三省最先向列強妥協,神州上下劍拔弩張,特彆是北方地區,高手彙聚,魚龍混雜,豪傑群出。”

“若是說此時神州哪裡高手最多,哪裡局勢最亂,哪裡武道資源最豐富,那當屬有著‘神州武道之都’之稱的津門!”

孫雲勇聽到趙玄麒的話,沉吟了一下,沉聲說道。

“津門?”

趙玄麒聞言,略微回憶了一下。

前世藍星神州動亂年代,最繁榮的城市乃是滬海,這是因為當年國都在金陵,受其地緣影響,滬海才一躍而成風雲之地。

而此世不同,八大軍閥之中,北鬥軍占據上京一帶,名義上把持神州正統,受其地緣影響,如今神州最繁華的城市,是津門!

“不錯,津門,國都之門戶,港口林立,商貿往來。六國列強,在此地均有租界,凡是國內巨頭,在此地皆有產業,其利之大,天下共爭,龍蛇並起。為名,為利,為權,那是一處巨大的名利場,吸引了無數能人。”ia

“最近北境三省之事,六國逐漸開始不尊條令,大量武者也開始朝津門彙聚,如今那裡,是整個神州武道界最熱鬨的地方,據說有許多強大的古之秘傳傳人都已經在此地露麵。”

孫雲勇沉聲對趙玄麒說道。

“很好,那麼我下一步,便北上津門,會一會這神州的英傑。”

趙玄麒神色平靜的說道。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三生愚的極拳轉生最快更新

第一百一十二章

北上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