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無雙》 小說介紹

皇子無雙(主角李湛):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皇子無雙全文。...

《皇子無雙》 第1章 免費試讀

“混賬東西!”

“朕的臉都讓你丟儘了!”

“堂堂大齊九皇子,竟在新婚之夜,侵犯戶部尚書之女,簡直是皇室之恥……”

金鑾殿上。

大齊皇帝李天賜猛拍龍椅,站了起來,身上散發著一股強勢的威嚴,雙眼怒瞪著下麵的李湛。

“額……”

原本麵如死灰,雙眼無神的李湛,忽然渾身一震,眸子裡閃爍清明之色。

這是……穿越了?!

他好像來到了一個類似於華夏大宋的朝代,成了九皇子!

昨日本是“他”與魏國公之女柳清雪大婚之日,不曾想醉酒後,竟被人汙衊強暴並殺死來參加婚宴的戶部尚書之女。

人證物證,俱在。

一夜之間,惡名傳遍了京城內外,引發眾怒!

作為皇帝的李天賜驚怒交加,也不問是非黑白,直接派禁衛把他逮捕。

現在。

正當著文武百官的麵,親自審訊。

這九皇子也是慘。

因為母妃平民出身,一向被皇帝嫌棄。

這十多年來,皇帝對他們母子不聞不問。

在宮裡經常被其他兄弟排擠、欺負。

再加上天生麻子臉,瘦弱,平庸,更是被皇帝厭惡。

長久被放養,被歧視,被打壓,也導致其性格孤僻,自暴自棄,冇有什麼朋友。

如今更攤上這種事,連一個站出來幫他說話的人都冇有。

“求陛下寬恕!湛兒絕對不是故意的,隻因酒後失德,才釀成大錯!懇請陛下寬恕湛兒!”

事到如今,也隻有他那可憐的母妃,顫巍巍跪在了殿上,哭得雙目紅腫,苦苦替他哀求。

“寬恕?楊妃,你還有臉求情?還有臉替你這個窩囊廢兒子開脫!”李天賜聞言,怒火更勝,“要不是你平日慣著他,他豈敢如此目中無人,肆無忌憚,真是慈母多敗兒。”

“陛下教訓的是,都是臣妾管教不力,請陛下降罪,無論什麼結果我都承擔,但懇請陛下,能饒過湛兒一次!”

楊妃忍氣吞聲,不敢有半分反駁。

就算她壓根不相信自己兒子會做出這樣的事。

“混賬!你承擔,你拿什麼承擔?”李天賜一拍龍椅,放聲怒斥,“怪不得這逆子如此無法無天,都是你愚蠢的縱容,朕真後悔當初冊封你為妃,你無知無禮,無德無能,德不配位,就彆在這裡給朕丟人現眼了,給朕滾出去!”

楊妃聞言,頓時泣不成聲,臉上儘是淒苦和悲哀之色。

皇帝還是嫌棄她出身卑賤。

冇有其他妃子知書達,善於諂媚和粉飾。

“陛下說的對,千錯萬錯,都是臣妾的錯,但請陛下看在……”

“母妃,不要求他!”

就在這時,一聲低喝驟然響起。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聚焦在了李湛身上。

喧嘩四起!

李天賜瞪大了眼睛:“逆子,你說什麼?!”

“你憑什麼這麼羞辱我母妃!”

李湛神色冰冷。

洞悉了前因後果,再加上被原主殘存的情緒感染,他心中憤怒莫名。

“我母妃的確出身卑微,但納她為妃的人是你,讓他為你生子的也是你,你身為一個丈夫,竟當著滿朝文武的麵,羞辱自己的妻子!你,有什麼資格做天子,做天下萬民的表率?”

此話一出,震驚四座。

大殿內像是炸開了鍋, 不可思議的看著李湛。

這個節骨眼上,這廢物皇子竟然還敢跟皇帝陛下對著乾。

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啊!

“你這……逆子,你在說什麼?”

李天賜氣的青筋暴起,眼神都能殺人。

“湛兒,不要頂撞你父皇,快跪下,給父皇認個錯……”

楊妃更是嚇得花容失色。

“難道我說的有錯嗎?”

李湛卻冷著臉,不為所動。

他這個兒子在李天賜心中,跟條狗,跟隻貓冇什麼區彆。

從出生到現在,就從來冇在乎過他的死活。

既然李天賜不問青紅皂白,要治他的罪。

他還有什麼可畏懼的?

“混賬東西,你好大的膽子!”李天賜怒火依舊,“朕問你,昨夜之事,你還有什麼話說?你認不認罪?”

“認罪?”李湛冷笑一聲,“你要我認什麼罪?”

昨夜他喝的爛醉如泥。

一個爛醉的人,怎麼去強暴?

拿什麼去殺人?

他不信以李天賜的智商,看不出其中破綻。

然而,李湛這番話看在大臣們眼裡,卻是一種赤果果的挑釁。

“孽障,本以為你荒唐無德,冇想到你連敢作敢當的勇氣都冇有,懦夫,你不配做朕的兒子。”李天賜眼神中除了憤怒,還多出了一抹厭惡之色,“刑部,大理寺,既然他不認罪,那你們就清清楚楚的告訴他,他到底犯了什麼罪?”

“九皇子李湛,酒後失德,強暴戶部尚書之女王靜香,所犯強姦罪。”刑部尚書剛正不阿。

“九皇子李湛,強暴戶部尚書之女王靜香,並殘忍將其殺害,所犯殺人罪。”大理寺卿鐵麵無私。

“按照我大齊律法,該如何處置?”李天賜繼續問道。

“按照《大齊律》,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九皇子李湛犯強姦罪、殺人罪,兩罪並罰,當削其王位,貶為平民,然後……淩遲處死!”大理寺卿大聲道。

話一落音,整個大殿都陷入了短暫的死寂。

李天賜的臉色也是變了變:“逆子,你還有何話可說?”

“不要,不要啊陛下!”楊妃慌了神,連連求饒,“陛下,不管如何,湛兒都是你的親骨肉,求你饒他一命!若是戶部尚書王大人願意,臣妾可以用自己的命來抵罪!”

“閉嘴!朕問的是他,不是你!”李天賜雙眼一瞪,死死的盯著李湛。

“我冇什麼可說的!”李湛的聲音低沉,但始終帶著一絲風輕雲淡,甚至嘴角還露出一抹譏諷,反問,“你到底想要我說什麼?”

昨夜的事情,疑點太多。

可設局的人根本冇有留給他反抗的機會。

醉酒醒來,整件事情都已蓋棺定論。

他百口莫辯,說什麼都無用。

但若李天賜這個父親真在乎他這個兒子,重新調查,必定可以查出破綻,水落石出,證明他的清白。

可李天賜並冇有維護他這個兒子的意思。

甚至迫不及待的讓他認錯,然後殺他“以平民憤”。

李湛本想辯解、申訴。

但完全冇必要。

因為他的親生父親,要他死。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希冀著李天賜能良心發現一回。

“好,很好,既然你冇什麼可說的,那就……”李天賜鐵青著臉,舉起手。

“陛下若要賜死九皇子,請將我一併處死!”

就在李湛雙目暗淡下去之時,一名貌若天仙的女子走到殿前,款款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