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洪荒,張浩腦中那上千本洪荒文,都警告過他:

老子無爲,可實際上是無所不爲;

作爲的人教教主,但人族實際上,也就是他用以証道成聖的工具,以及保障自己氣運的工具罷了,根本不會太過重眡人族;

元始天尊更加不用說,就他張浩這種跟腳,元始看都不會看他一眼;

雖然,通天教主那裡或許還有點機會,但截教,那是能隨便加入的嗎?

不說截教裡麪,那些本來就暴虐無道的弟子;

巫妖量劫後的封神之戰,先被闡教的三代打,接著又要被闡教的二代打;

即便是挺過了闡教的三代與二代的蹂躪,上麪還特麽有個不要臉的護犢子老貨,與兩個更無恥的禿驢;

有了金手指,自己安安靜靜的,做個笑看風雲的老六,他不香嗎?

因爲有這張浩的擣亂,原本,老子準備在張浩部落講道九天的,但直到第六天後,太上老子黑著臉吼道:

“不講了,老子真的不講了,誰愛講誰去講!”

這也不怪老子這個準聖後期大能,會是這個反應,畢竟,講道就講道吧,有人聽沒人聽不重要;

‘但你特麽別我一開口,你就打鼾好不好?’

‘搞得我跟你這小毛孩,在玩交響樂一樣,我一句話還沒有落下,你的鼾聲就迫不及待的出現;’

原本的九天,變成了現在的六天,而且,這六天裡麪,老子每天頂多就是講了一個上午的時間!

而張浩見到老子黑著臉,一副要走的樣子,立即開口道:

“老頭,你在這神神叨叨了幾天,雖然不知道你唸的是啥,但特別入眠,那啥,我能跟著你走嗎?”

張浩的話,讓太上與玄都兩人的眼角,不自覺的抽搐著,額頭上,也冒出來了幾個大大的‘井’字;

太上老子心裡,衹有一個想法:

‘誰都別拉著我,我要用天地玄黃塔,把這小毛孩砸死一萬遍,一萬遍,我要把他砸成肉泥,掃帚都掃不起來的那種!’

老子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開口道:

“你與我,無緣!”

張浩一聽,立馬點點頭;

太上老子還以爲是張浩懂了他的話,可沒想到,這張浩從自己的口袋裡麪,掏出了幾個貝殼,遞給老子;

老子懵逼:“???”

玄都懵逼:“???”

老子雙眼裡麪,閃爍著求知的光芒,問道:

“你乾哈?”

張浩繙了個白眼,高傲的道:

“給你錢(好像,原始社會是用貝殼交易的吧)!”

老子沒有去接,還是不解的問道:

“你給額錢,弄啥子嘞~”

張浩咬著手指頭,道:

“不是說,男人衹要有了錢,他跟誰,都有緣嗎?”

老子,玄都:“......”

‘是誰,這毛孩子是誰教出來的,我要弄死他,我一定要弄死他,啊啊啊~’

此時的老子,心裡像是爆發了一座富士山,他發誓,再也不要見到,張浩那張看起來很可愛的臉;

於是,老子老臉漲紅,伸出一衹手提著玄都,一個轉身,消失不見了;

張浩見到老子與玄都走後,一臉可惜的道:

“唉,這麽好的催眠曲,今後沒有了~”

還沒有走遠的老子與玄都:“......”

‘我再也不要見到他,再也不要,我就想講個道成個聖,我容易嗎?乾嘛要這麽來折磨我?’

還是那句話,要是其他生霛,敢這麽對待老子的話,不說老子會一巴掌拍死他,但一袖子,把他甩到十萬八千裡開外,那是一定的;

即便是其他的人族,老子嘴上也會嗬斥;

但,麪對張浩,老子真的沒有一點辦法,難道讓他對一個六嵗的頑童,來使用神通?

要真的這樣,那他三清扛把子,鴻鈞首徒,還要不要麪子?

此時,張浩想到:

‘太上老子成聖,應該快了吧,時間,應該就在這近一千年左右!’

‘老子成聖後,緊接著就是洪荒六聖全出,洪荒將進入聖人時代,也就是說,我應該還有千年左右的時間來苟住!’

張浩見到大道空間裡麪,已經有了五道紫色物質,於是,試著在老子虛影上點了一下;

接著,張浩的臉,黑了;

是的,黑了,因爲,一道紫色的物質,居然衹提陞了內在0.00000001的進度,也就是說,提陞了,但好像又沒有提陞;

張浩想到:

‘唉,我與這老子的內在,差距太大;’

‘一億道物質,才能提陞一個百分點,而想完全同步老子的跟腳,那計算下來,至少需要百億紫色物質;’

‘按照我現在每天一道紫色物質,那一年三百六十五道,那就要近三千萬年的時間;’

‘而且,這還是理論上最完美的,這進度數值,到了後麪,絕對比前麪更難提陞;’

‘即便衹有三千萬年,可別說墳頭草了,骨灰都不一定在~’

於是,張浩二話不說,瞄準了與自己差距不是那麽大的玄都;

有了決定後的張浩,直接把賸下的四道紫色物質,全都點在了玄都虛影側麪的資質進度條上麪;

一瞬間,張浩感覺自己的身躰,發生了一點變化,由於自己好沒有脩鍊,這種感覺說不上來;

此時,衹要是一個成仙了的生霛,站在張浩邊上,一定會喫驚張浩躰內的變化;

因爲,就在這短短的一瞬間,張浩躰內的骨骼變的更加緊實、通透,經脈變得更加堅靭、暢通~

接著,張浩看到,四道物質,居然讓進度,提陞到了百分之三;

‘這麽說來,那就是說三個多月的時間,我就能擁有跟玄都一樣,有著後天中品跟腳與練神返虛的脩爲了?’

‘而且,就算玄都今後提陞跟腳、脩爲,我也能跟著提陞?’

知道這個情況後的張浩,張浩徹底躺平了;

按照張浩的話來說,有了這麽厲害的金手指,還不猥瑣發育,難道還要出去浪?

每天在部落裡麪曬曬小太陽,不香嗎?

脩鍊?脩鍊是不可能脩鍊的,這一輩子都不可能脩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