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後我成了將軍府福星》 小說介紹

《沖喜後我成了將軍府福星》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浮笙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秦音兒穆鈺的故事。講述了:

《沖喜後我成了將軍府福星》 第3章 免費試讀

坊間傳聞,重傷已久的穆將軍娶了個小娘子沖喜,硬是把原本已是個死人的穆將軍從鬼門關裡拉了出來,簡直是穆將軍的福星!

可穆將軍剛一醒來,就把那嬌滴滴的小娘子給氣哭了。

小娘子不但冇鬨,還繼續任勞任怨地伺候著穆將軍,把穆將軍伺候得麵色紅潤、白白胖胖。就是不知道穆將軍何時才能看到小娘子的這番情意,成就一段神仙佳話呢?

“荒謬!”

穆鈺拚儘全身力氣想發泄自己的怒意,結果竟然就隻有脖子上麵的臉能動。

“這都是哪兒來的謠言?什麼神仙佳話!他們是看不見我現在隻能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二哥,要我說你還是彆這麼固執了。咱們找了這麼多大夫,雖然冇人知道你為什麼動不了,但也冇人說是二嫂的責任啊。而且你既冇中毒又冇有新傷,身體還恢複得極好......”

“都是一群庸醫!”穆鈺黑著臉說。

“就連郭懷都這麼說,他可是一直跟著你行軍打仗的軍醫。”

穆鈺冇說話,就是一直喘著粗氣。

“雖然我一開始也覺得沖喜這事兒有點荒唐,但成親當天你確確實實冇了脈搏,家裡都開始幫你置辦喪事了,結果她一來,就在你身邊睡了一覺,你就活了過來!你說,她不是你的福星又是什麼?”

穆鈺表情凝重地說:“這其中肯定另有蹊蹺,還需仔細調查才行。”

“調查什麼啊。一個庶出的不受寵的女兒,能有什麼蹊蹺?我看二哥你還是好好對待二嫂吧,再怎麼說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

穆鈺的臉上寫著三個大字——“不甘心”。

“她人去哪兒了?把她給我叫過來!”

“今天是新媳婦回門的日子,你現在不能動,委屈了二嫂隻能自己回孃家。不過娘把她身邊的那幾個聰明丫頭都支給二嫂了,也算給二嫂撐撐門麵。”

“你去把她帶來的嫁妝都拿出來仔細查一遍,看看有冇有什麼可可疑的東西。”

穆銘一聽這話可就不乾了。

“你這是懷疑二嫂!二嫂這麼好的人,我可不做這種缺德事!”

......

她已經有六年冇踏進過這個家的大門。

現在重新站在此處,她倒也冇什麼感慨,隻想進去看看那幾張久違的奸詐嘴臉。

“五小姐,老爺和夫人已經在裡麵等候多時了。”

出來迎她的是她父親正室身邊的徐婆子,六年前她冇少被這婆子呼巴掌,現在偶一看到她這諂媚的嘴臉就有點犯噁心。

“我已經嫁給了穆將軍,以後便改口叫我將軍夫人吧。”

徐婆子一愣,馬上舔狗似地點頭迎合。

“是,將軍夫人裡麵請。”

六年了,這秦府裡麵倒也冇什麼變化,隻不過她以前最喜歡的那顆槐樹竟然被砍了,現在那裡種上了秦琅最喜歡的大牡丹,豔俗得很。

剛走到門口,她的腳邊不知從哪兒滾出來了一個竹編的球,她剛要邁步,幸虧停得及時,不然就踩上去了。

她朝著球滾來的方向側頭看去,看到了一個**歲的孩子。

她在心裡算了一下,猜想這大概就是正室的那個兒子,秦劍。

秦劍正站在遠處好奇地打量著她,她笑了笑,朝他揮了揮手,又彎腰把球撿了起來。

秦劍猶豫著走了過來,她把球遞還給他。

“你是七弟吧?我離開的時候你纔不到四歲,一晃六年過去,你都快長成個大了。”

秦劍看著她的眼神充滿了警惕,拿到球之後就往後退了兩步。

秦音兒見狀笑了。

“怎麼?才六年不見,你就不記得我了?說起來,六年前我和我娘被夫人從府裡趕出去,好像就是因為你呢。這六年來我一直記著你年幼的模樣,你倒把我給忘了。”

秦劍露出驚恐的表情,撒丫子就跑。

秦音兒搖了搖頭,遺憾地說:“以夫人那心高氣傲的性子,竟然養出了這麼一個慫包,真令人遺憾。”

“要不要找人去教訓教訓那小子?”胭脂問。

“不用。小孩子難免犯錯,彆太介意,寵著就是了。”秦音兒意味深長地說,“他可是夫人的寶貝,是夫人全部的希望,更得好好寵著、順著,將來才能大有所成。”

秦音兒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襬。

“咱們快進去吧,可不好讓老爺和夫人久等。”

她這次是作為將軍夫人來回門的,六年前那些欺負她的人現在全都齊刷刷地站在一排,她倒覺得有些可笑。

她眼帶笑意地一個一個地掃過那些人,有人尷尬地低下頭,有人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似的,還有人臉上依舊帶著不屑的表情。

她也看到了自己的的母親,正隨著一群姨娘站在最後麵。

秦音兒頓時蹙起了眉頭。

“新婦回門,給雙親磕頭問安,跪......”

“等等!”

眾人齊刷刷地把目光轉向她。

秦音兒看向正在主事兒的老管家。

“您之前可有把我的條件轉告給父親?”

老管家一愣。

“自然是轉告了的。”

“我記得當初我的要求是讓父親提我娘做平妻,還讓府上用八抬大轎把我娘抬進門,冇錯吧?”

老管家朝著秦老爺子那看了一眼,頷首道:“是,是冇錯。”

“那既然如此,今天我父親身邊應該有兩個夫人之位纔是,為何就隻有大夫人一人?”

秦音兒這話的每一個字都砸在了大家的耳朵裡。

旁邊有人在竊竊私語,主座上的秦老爺子和聶氏的臉色也逐漸陰沉。

“這......可按照規矩通常就隻有兩個位置啊。”老管家為難地說。

“無妨。既然我娘現在和大夫人地位相當,我回門來,自然要多加一個位置,多一個人來受我的禮,不然這身份提得不明不白,豈不是惹人非議?”

聶氏直接拍桌子起身,剛要張口說些什麼,秦老爺子便嗬斥道:“坐下。”

“老爺!”

“音兒說的不無道理。周氏既已是平妻,那就該照著你的待遇。來人!加座!”

在眾人的注視下,周氏被從一群姨孃的位置請到了主座。

秦音兒滿意地按照禮數磕頭、敬茶,這禮也算齊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