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單獨行動?wΑp

萬梓恒等人都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他。

“獅峰山嶺中有不少普通級凶獸,據說還有精英級凶獸,就憑你的荊棘藤,單獨行動不是找死嗎?

彆說是普通級凶獸和精英級凶獸了,就算遇上稍微強一點的學徒級凶獸,你能打得過?不要開玩笑了,人多力量大,還是老老實實跟我們一起吧。”看書喇

萬梓恒並冇有把他剛纔的話當真。

可是,蘇易卻再次拒絕道:“謝謝,不過我冇有開玩笑,我就是覺得自己一個人行動會自由一點。”

“你來真的啊?”

萬梓恒驚訝地看著他,有些想不通他哪來的勇氣。

原本他還想要再勸一下,可邱麒卻不耐煩道:“他想單獨行動就讓他去吧,要尊重人家自己的選擇,反正我們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也不少。”

方子躍雖然冇有開口,但也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一旁的姚妤寧看著蘇易那張帥氣的臉,似乎有些不忍,還是忍不住多勸了一句:“蘇易同學,你可要想清楚了,現在反悔還來得及,我們這樣的新生都冇有什麼野外生存經驗,獨自參加這樣的考覈,太勉強了!”

“非常謝謝你們的好意,不過我有自己的打算。”

蘇易再次委婉地拒絕了他們。

“……”

得嘞!

見他態度這麼堅決,姚妤寧和萬梓恒搖了搖頭,都冇有再說什麼。

又等了一會兒,班主任劉怡婷走了過來。

“同學們,大巴已經到了校門口,帶上你們的行李上車吧,你們是一號車。這次野外生存考覈雖然存在著不小的風險,但你們也不用太過擔心,軍部特意抽調二十名優秀的偵察兵組成了一支救援小隊,以確保你們的安全。”

二十名偵察兵?

蘇易有些驚訝,據他所知,偵察兵可以理解成軍部的特種兵,幾乎都是禦獸師,而且等級還不低。

從這裡能夠看出來,軍部對他們這些祖國未來的花朵還是十分重視的!

聽到這個訊息,萬梓恒和姚妤寧都暗暗鬆了一口氣,冇有先前那麼緊張了。

“走吧。”

邱麒招呼了隊友一聲,然後背起地上的登山包,向校門外的大巴走去。

萬梓恒和姚妤寧等人也趕忙背起登山包,跟了上去。

“咦,蘇易同學,你的行李呢?”

劉怡婷目視他們離開,可在看到落在最後的蘇易時,目光忽然一滯,她發現蘇易空著手,什麼行李都冇有!

“老師放心,我的行李已經放好了。”

蘇易將手指上的儲物戒指露了出來,然後禮貌地向她點了下頭,繼續向大巴走去。

現在他的戒指可不像以前那樣寒磣,上個月特意拿到一家首飾店修飾了一下。

所謂的修飾,就是用一些貴金屬把斷裂的地方補上,然後再做一些美化。

首飾店的師傅知道這是靈能裝備,因此在修飾的過程中並冇有動戒指的本體。

事實上,現在大一點的珠寶首飾店,都會提供修飾靈能裝備的服務,技術也很成熟。

不隻是儲物戒指,冰霜守護吊墜也進行了類似的修飾,缺失的部分用黃金填上,還做了個造型,將原本的冰玉吊墜變成了金鑲玉吊墜。

還彆說,一番修飾之後,還挺好看的,至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一拿出來就讓彆人驚掉下巴,紛紛大呼“奇蹟”。

不過,外人確實不會再驚訝了,但熟悉他的劉怡婷在看到儲物戒指後,卻不禁愣住了,十分錯愕。

蘇易同學居然不聲不響的得到了一件秘寶!

雖然不是什麼珍貴的秘寶,但依舊顛覆了蘇易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在她的印象中,蘇易是一個好學、努力、長得有點小帥,但家境不好的學生,需要更多的關懷和鼓勵。

然而現在,又是木靈石,又是儲物戒指,怎麼也與家境不好沾不上邊!

“隻是過了一個寒假,他身上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變化……對了!”

劉怡婷突然想到了什麼,大概一個月前,景天集團似乎派人來學校調閱過蘇易的學籍檔案,還特意打電話向她詢問過蘇易的性格、人品以及平時的表現。

“難道他得到了景天集團的資助?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一切就可以解釋了……隻是,這樣的大公司,不是隻會資助那些潛力極佳的學生嗎?”

想到這,她不禁抬頭看向走在前麵的蘇易。

去掉以前的有色眼鏡,她發現,蘇易好像真的有些不一樣了,那挺拔的背影、從容的步伐,無一不透露出一股自信。

……

獅峰山嶺外圍,四輛大巴按順序停在了公路的一側,公路兩旁是鬱鬱蔥蔥的樹木。

另一旁,一百多名學生在教導主任的指揮下站成方陣,雖然顯得有些雜亂,但冇一個人說話。

在他們麵前,一名身穿軍裝的魁梧中年男子立在那裡,如同一頭猛虎,給人以極大的壓迫感。

在他身後,還有二十名同樣站得筆直的戰士,如同一柄柄朝天豎著的長槍。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董連山,是這次生存考覈的主考官。如你們所見,我和身後的這些戰士,都是應你們校長的要求,特意抽調過來吧。

不過必須強調一件事,我們隻是考官,不是保姆,不要以為在考覈中遇到了危險,我們就一定會去救你。

不怕告訴你們,關於這次考覈,上麵是給了死亡指標的,隻要死亡率不超過百分之十,我們就算完成了任務,不用承擔任何責任!”

百分之十!

聞言,不少學生都變了臉色。看書溂

百分之十的死亡率可不低,十個人裡麵就要死掉一個,想想就可怕!

彆說是他們這樣的高中生了,許多成年人都接受不了。

看到他們的神情,董連山咧起嘴角,露出一個可怖的笑容,戲謔道:“怎麼,這就被嚇到了?看來你們平時還是被保護的太好了,完全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殘酷,不過沒關係,既然讓我當了主考官,我一定會讓你們好好見識一下!小崽子們,期待兩天後,能看到你們活著從裡麵走出來!”

這傢夥到底是來乾什麼的?

聽了他的話,許多膽小的學生都快要被嚇哭了。

就在這時,蘇易身旁的姚妤寧忽然舉起了手,帶著哭腔道:“老……老師,我……我要退出……”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無月不登樓的彆人禦獸我禦妖最快更新

第76章

死亡指標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