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潛力可以理解為超凡生物通過自然成長所能達到的標準實力。

因性格和後天的成長環境不同,其最終的實力有可能會高一點,也有可能會低一點,但一般都會在這個標準實力附近徘徊,不會相差太多。

如果能夠提升潛力,那可就厲害了。

這意味著,一隻普通級潛力的寵獸,都有可能成長到精英級、統領級乃至更高!

潛力越高的寵獸就越稀有,普通人也越難得到。

尤其是蘇易這樣的貧困生,放在以前,除非是走了狗屎運,否則就算是想要得到一隻精英級潛力的寵獸,都十分困難。

然而現在,這似乎已經不是什麼問題了。

“這難道就是協助我獲得優秀寵獸的方式?”

蘇易暗自猜測。

按下心中的激動,他回到了教室。

見他一副心不在焉、似乎遭受了極大打擊的模樣,班上不少同學都向他投去了關愛弱者的目光。

“兄弟,你也彆太難過,你文化課成績這麼好,就算被一中退學了,也能轉到其他重點高中去,將來考個名牌大學,搞搞科研什麼的,不一樣是國家棟梁?實在不行,還可以來投奔我,等我以後成了精英禦獸師,絕對罩著你!”

同桌李新浩熱情地摟著他的肩。

“我難過?我難過個屁!”

蘇易有些好笑,推開了李新浩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他現在都要樂死了,還難過?

“唉,不要強撐著,難過就說出來,心裡會舒服一點。咱們什麼關係?冇必要裝,又不會笑話你。”

李新浩顯然不信,依舊在安慰這位正在遭遇人生挫折的同桌。

“趕緊滾蛋,說的好像我一定會被退學一樣。”

蘇易有些不耐煩了。

“得,知道你現在心情不好,我閉嘴。”

李新浩很識趣的冇有再去煩他。

下午最後一節課是秘境課。

主要是講解各個已知秘境的大致情況,以及進入秘境所需的注意事項。

高一年級的秘境課是以理論為主,很少安排學生去秘境實地考察。

課堂上,帶著黑框眼鏡的秘境老師站在講台上滔滔不絕:

“眾所周知,出現在藍星上的秘境都來自於一個未知位麵。”

“秘境有大有小,大的有數百萬平方公裡,小的卻隻有幾平米。”

“目前世界上已知最大的秘境,就是位於東大洋的新陸秘境,其麵積相當於我們龍騰國的三分之二,也是目前唯一的一個sss級秘境。”

“新陸秘境中,靈氣充沛,土地廣博,物種繁多,號稱遍地天材地寶,隻要能活著從裡麵出來,就必然會有所收穫。”

“不過,機遇與危機並存。裡麵的資源多,凶獸也多,據說光確定的神獸就有好幾隻。”

“各國雖然都派出了大量禦獸師進入裡麵探索,但目前探索清楚的區域,依舊不足百分之二,而且都在外圍。”

“那裡是各國最大的角力場,將來你們要是能夠成為一名強大的禦獸師,一定要進入其中,幫我們國家多掌控一些區域,多獲取一些資源!”

“當然,實力太差就彆去了,彆到時候冇有幫到國家,還要國家耗費人力物力去救你。”

最後這句話描述的場景太過滑稽,不好學生都被逗笑了。

蘇易也聽得津津有味。kΑ

shu5là

不過他非常清楚,雖然這位老師講得很輕鬆,但新陸秘境中的情況絕對十分慘烈。

彆說是這樣的sss秘境了,就算是灌城境內的那個c級秘境,當年為了將之探查清楚,都犧牲了好幾千人。

當然,不隻是秘境,現在藍星本土的許多地方,其實也十分危險。

例如白池山脈、北嶺森林、瀚海沙漠、混亂雨林等等。

這些地方的危險程度,都堪比s級以上的秘境。

除此之外,以前那些草木繁盛、風景秀麗的旅遊勝地,如今大多也都成了人類不敢輕易涉足的禁區。

——這些地方幾乎都被變異的植物侵占,成了超凡生物的樂園!

總之,這個世界遠比想象中的要危險。

黃昏時分。

夕陽西下。

隨著下課鈴聲響起,學校的電閘大門緩緩打開,上麵還輪播著“禦獸成才,功成名遂”的標語。

成群結隊的學生陸陸續續踏出校園。

作為預備禦獸師,他們臉上都洋溢著自信的笑容,對未來充滿期許。

灌城一中冇有晚自習,取而代之的是冥想。

冥想是提升精神力最主要的方式,是每個禦獸師的必修課。

按照學校的規定,就算是新生,每天至少也要冥想四個小時。

而在成為正式禦獸師後,更是需要用冥想代替睡覺。

不過,在緩解疲勞、恢複體力方麵,深度冥想的效果確實要比睡眠好。

冥想需要一個相對獨立和安靜的環境,免得被彆人打擾,難以進入狀態。

因此,隻要條件允許,大部分學生都會選擇走讀,而不是住校。

蘇易就是一名走讀生。

此時他正推著一輛七成新的二手自行車,跟在其他學生後麵,緩緩走出學校大門。

“這都是記憶中的場景啊,還真是令人懷念!”

看著這群穿著校服的學生,蘇易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真實地感覺到,自己的青春又回來了。

不過很快,記憶就與現實產生了割裂。

隻見一隻大鳥忽然從眾人頭頂上掠過,如閃電般衝出了校園,揚起一陣風沙。

在大鳥背上,還傳來一陣欠揍的笑聲。

“又是高二3班那傻叉,一隻長翼雉雞而已,秀什麼秀,也不怕摔死!”

不少被風沙吹亂了髮型的學生都忍不住咒罵起來。

“可是這隻雞會飛耶,還能載人,媽的,好想要一隻!”

也有一些學生望著那隻大鳥露出了羨慕的目光。

“要個錘子,又冇什麼戰鬥力,還不如我的鑽地鼠。”

……

“世界果然不一樣了。”

蘇易看了一眼消失在遠處的長翼雉雞,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自行車,心情忽然就不好了。

“那人坐在長翼雉雞的背上,一點防護措施都冇有,很容易摔下來的吧?”

“太危險了,還是我的自行車安全。”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無月不登樓的彆人禦獸我禦妖最快更新

第3章

我難過個屁!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