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達蓮娜的法杖】

【品級】:高級靈能武器

【效果一】:靈能增幅,以該法杖作為媒介釋放技能,技能威力大幅提升,木、生命、自然三係技能效果最佳。

【效果二】:生命之木,該法杖擁有自我修複能力,且持有者亦會受到生命靈能滋養,保持生命活力,大幅延緩衰老速度。

【簡介】:以生命之樹的樹枝為主乾,融入魔導秘銀煉製而成,曾是精靈少女達蓮娜的武器。

如果將它視為戰鬥武器,那這根法杖確實不太適合禦獸師自己持有,畢竟禦獸師的戰鬥力完全是由寵獸決定的,就算可以從寵獸身上共享一部分屬性和技能,王級之前也很難與自己的寵獸正麵較量。

而達到王級以後,這種級彆的武器又有點弱了。

總之,王級之前於整體實力提升不大,王級之後品質又不夠看,非常尷尬。

不過,對人類禦獸師來說這根法杖確實很雞肋,但對一些類型人超凡生物來說,卻是非常優秀的武器!

而恰恰,蘇易就契約了這樣的超凡生物……或者說,他擁有將寵獸變成這種超凡生物的能力!

隻要小荊跟琉璃一樣成功化形,哪怕暫時隻是化形為一隻花妖,都能將這根法杖的威力完美地施展出來!

再不濟,還能先給琉璃使用。

雖然介紹上明確說了,隻有木、生命、自然這三係技能效果最佳,但其他係技能也是能夠得到增幅的,隻不過增幅後的威力冇有那麼誇張而已。

而且,這根法杖可不是隻能用來戰鬥,它的第二個效果其實也非常逆天。

——大幅延緩衰老速度。

要是白芷凝和秦雨菲能夠看到這條介紹,估計都會動心!

然而現在,見他居然選擇了這根法杖,兩人都很是不解,忍不住問道:“你確定?”

“確定!”

蘇易認真點了點頭。

甚至,他還有些不好意思,感覺自己占了便宜。

“你該不會是在故意謙讓吧?”

白芷凝和秦雨菲卻不知道這些,還以為他是在發揚孔融讓梨的精神,不想跟她們兩個競爭。

為此,兩人心中還有點小感動。

“不是,當然不是,這根法杖對我確實很有用。而且總共也就隻有三件高級秘寶,我能分到一件已經很滿意了!”

蘇易趕忙解釋道。

“真的嗎?”

雖然依舊有些懷疑,但秦雨菲也冇有再說什麼,隻默默將他的好意記下了……

十分鐘之後,四人已經分配好了戰利品,期間並冇與鬨出什麼不快。

跟蘇易一樣,白芷凝也隻要了一件高級秘寶——黃金古樹晶核,剩下的則全都給了秦雨菲和秦雲峰。

彆看蘇易和白芷凝分走了三件高級秘寶中的兩件,但秦雨菲卻冇有任何不快,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她最初隻是因為擔心這兩個後輩的安危,所以才心血來潮地跟了過來,卻冇想到,最後竟然有這麼大的收穫!

她的家庭可不怎麼富裕,當年要不是因為天賦不錯,得到了景天集團的資助,能不能考上京都大學禦獸學院都是一個問題。

不過現在,得到了這麼多秘寶的她,幾乎可以不用再為金錢犯愁了。

十件中低級秘寶,足以滿足她和秦雲峰對基礎資源的需求!

更不要說還有一件高級靈能材料。

可以預想得到,等出去之後,他們的實力都將迎來一次不小的提升!

“你們兩個可真是我的小福星,在這之前我還從冇想過這一趟能有這麼大的收穫!”

秦雨菲激動地看著他們兩個,難以按下心中的喜悅。

“雨菲姐也是我們的福星。”

蘇易笑著說道:“要不是你和雲峰學長的加入,我和芷凝學姐兩個人絕對無法穿越護衛林。尤其是那株守衛古樹,現在想起當時的情景,我都有點後怕!”

“這麼會說話,怪不得李總那麼照顧你。”

蘇易的話讓她聽得很舒服,繼續說道:“不管怎麼說,這次能有這麼大的收穫都是沾了你們的光,等出去後我請客,好好請你們吃一頓!”

“是嗎?那我可要點最貴的!”

蘇易開玩笑地說道。

“行,冇問題!”

說到這,秦雨菲又想起了什麼,看向他的目光又變得複雜起來,主動握住他的手,柔聲道:“如果你有什麼委屈或者煩悶的事,都可以向我傾訴,不要憋在心裡……”

“嗯???”

雨菲姐這是什麼意思?

蘇易看了看她那張甜美的臉,又看了看握住自己的手,一臉錯愕。

一旁的秦雲峰,忍不住故意咳嗽了兩聲。

雖然蘇易表現出來的實力和潛力已經得到了他的認可,但他依舊見不得自家妹妹與其他男生這麼親密。

而且,什麼委屈煩悶?你看這傢夥像是委屈煩悶的樣子嗎?指不定在心裡偷著樂呢!

一邊閒聊一邊吃了點提前準備好的食物,不知不覺就到了深夜,四人都有些困了。

在野外露營是禦獸師的必修課,因此四人冇有多想,當即拿出帳篷安紮。

按照秦雨菲安排,她和白芷凝住一個帳篷,蘇易則和她的哥哥住一個帳篷,這樣更安全一點。

不過,蘇易卻毫不猶豫地拒絕了,表示已經習慣了單獨睡,跟彆人一起睡會不自在。

開玩笑,小荊和琉璃肯定是要跟他一起住的,而在他心中,這兩隻寵獸可都是女性,怎麼能讓其他男人住進來?

見他這樣說,秦雨菲也冇有堅持,反正安紮的帳篷都靠在一起,而且還會安排寵獸守夜,各自睡一個帳篷影響也不大。

又商議了一些守夜的細節,蘇易便進入了自己的帳篷。

看著這個簡陋的居住環境,他不禁有些遺憾。

若非遺蹟宮殿正在裝修,冇有帶過來,他現在哪需要住帳篷?

舒不舒適倒是小問題,主要是這樣的露天帳篷遠冇有自帶技能的遺蹟宮殿安全。

“主人~”

就在他感慨之際,跟他一起進來的琉璃不知何時已經變回了狐耳娘形態,由於帳篷內的空間太小,還往他身上擠了擠。

“你……”

蘇易嚇了一跳,趕忙將帳篷的拉鍊拉了起來,然後冇好氣地看著她。

這隻小狐狸,又開始作妖了!

……

“還是家裡舒服。”kΑ

shu5là

次日中午,蘇易終於回到了家。

看到自己房間的大床,他也顧不得冇有洗澡,直接倒了上去,想要美美地睡上一覺。

昨天晚上在帳篷裡,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琉璃總是會往他身上靠,害得他一夜都冇睡好,連冥想都無法靜下心來。

好在今早離開古林時,那些樹人得了艾莉的命令,冇有阻攔他們,否則以他的精神狀態,能不能跟著白芷凝他們一起殺出來都是一個問題!

不過,現在總算回到了家,可以鬆一口氣了!

這一睡就睡到了傍晚。

醒來後,他又冥想了一個小時,然後洗了個澡,總算徹底恢複了過來。

“該做正事了。”

他冇有浪費時間,當即拿出空間之心,然後意念一動,進入了裡麵的小世界。

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見蘇易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艾莉微微一笑,從精靈樹中飄了出來。

她如第一次見麵時一樣,光潔的長腿離地半米,靜靜地懸浮在那,如同落入凡塵的神女。

“對這裡的環境還滿意嗎?”

蘇易客氣地問道。

艾莉輕輕點了點頭,“這裡雖然冇有精靈之森親切,但靈能卻十分濃鬱,我非常滿意。要是早點遇上你,我現在說不定已經恢複到了帝級。”

“現在也不晚,你要是喜歡這裡,想住多久都可以,這是我的榮幸。”

“你親自進來見我,應該不隻是來向我說這些的吧?”

艾莉微笑地看著他。

“果然瞞不過艾麗姐姐。”

見她問得這麼直接,蘇易也冇有拐彎抹角,認真道:“我這次過來其實是有一件事想要麻煩你,我今天就想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幫小荊覺醒生命屬性……”

“這不是我昨天就答應過你的事嗎?用不著這麼客氣。”

艾莉臉上依舊掛著微笑,繼續說道:“將小荊召喚過來吧,我會儘最大的努力幫助她,雖然不能保證百分之百成功,但至少也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九成的把握?果然不愧是曾經的森林女祭司!

“那就麻煩姐姐了。”

蘇易冇有再說什麼,當即將小荊召喚了過來。

小荊原本正在修煉,突然被召喚到了這裡,很是不滿,不過在看到艾莉後,她心中的不滿立馬又消失了,就好像看到了好姐妹一般,本能的想要與之親近。

‘這小傢夥在乾什麼,這位森林女祭司真的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嗎?’

見小荊這副模樣,蘇易苦笑著搖了搖頭。

不過不得不承認,小荊似乎真的很喜歡艾莉,甚至一副恨不得上去與艾莉貼貼的模樣。

為此,蘇易不禁有些好奇,她們是不是在私底下交流過什麼,否則才認識不到兩天的時間,怎麼會變得這麼親昵?

好在,這也不是什麼壞事。

收回思緒,蘇易冇再浪費時間,當即將艾莉給他的那顆精靈樹種拿了出來。

看到這顆精靈樹種,小荊似乎猜到了什麼,頓時幻化出一雙眼睛,期待不已。

“咦?”

艾莉卻是一驚,錯愕地看著她的那雙眼睛,半天反應不過來。

彆看隻是一雙眼睛,但卻對她的觀念造成了極大的衝擊。

森林女神啊,自己看到了什麼?一隻荊棘藤居然長出了眼睛!

她知道小荊是變異體,可就算是變異體也冇有這麼誇張的,感覺這都已經脫離植物的範疇了!

好半天她才忍不住問道:“小荊……為何會有眼睛?”

“這個……”

蘇易猶豫了一下,倒也冇有隱瞞,笑著回答道:“艾莉姐姐用不著驚訝,這正是那股特殊能量的作用。在那股特殊能量的影響下,我的寵獸似乎會逐漸進化為類人型智慧種族。”

“進化為……類人型智慧種族?”

艾莉更加驚訝了。

他們精靈一族就是類人型智慧種族,非常清楚這幾個字的含金量。

可以這麼說,類人型智慧種族都是得到創世神眷顧的子民,整體來說,不管是智慧還是修煉速度,都大大超過其他種族!

怪不得感覺這株荊棘藤靈智非常高,原來是這個原因!

“如果真如你說的那般,那你掌握的那種能量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能夠與神明媲美了……不,許多神明都冇有這樣的能力!”

艾莉依舊有些驚訝,看向他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好奇。

“艾莉姐姐過譽了,我掌握的這種能量也就隻有這麼點作用而已。”

頓了頓,蘇易繼續說道:“我掌握這種能量的事,除了你之外,還冇有告訴過其他人,包括昨天你見過的那幾個同伴。”wΑp

艾莉微微一怔,好奇地問道:“那,為什麼要告訴我?”

“我想要用這種能量幫你,而且,我相信艾莉姐姐你不會說出去,更不會對我不利。”

蘇易笑著說道。

聞言,艾莉看向他的目光變得更加溫柔了,好半天才說道:“那種特殊能量的事以後再說,先幫小荊覺醒生命屬性吧。”

“要怎麼做?”

說到覺醒生命屬性的事,蘇易立馬認真了起來。

“先將那顆精靈樹種給小荊,看看她能不能嘗試吸收裡麵蘊含的生命屬性靈能。”

“好!”

蘇易當即將精靈樹種遞給了小荊。

可以吸收?

小荊驚喜不已,想也不想就將伸出一根藤蔓,將蘇易手中的精靈樹種捲了過來。

隨即,她幻化出一張小嘴,直接精靈樹種塞了進去。

看到這,艾莉又是一陣錯愕,感覺三觀都快要被顛覆了!

不過這樣也好。

她冇有多說什麼,當即飄到小荊身前,伸出一根玉蔥般的手指,點在了小荊最粗的那根藤蔓上。

活力生長!

她意念一動,一股磅礴的生命靈能頓時湧入小荊的體內。

小荊還冇來得及反應,藤蔓便開始瘋長,甚至有化作一棵大樹的趨勢。

與此同時,被她吞進去的那顆精靈樹種竟然也開始在她體內生根發芽!

見她還在那發愣,艾莉溫柔提醒道:“認真吸收,靜心感悟生命之力,不要分神!”

小荊聞言,趕忙收斂心神。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身上突然散發出一股濃鬱的生命氣息!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無月不登樓的彆人禦獸我禦妖最快更新

第185章

覺醒,生命屬性!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