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灌城,住宅小區。

“學姐對不起,我問過了,當初抓捕它的時候你用匕首將它釘在樹上,它一直記在心裡,所以纔會擅作主張做出那種事情。”

“實在抱歉,我也冇有想到它這麼記仇。追根朔源,這都是因為我的緣故,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一定會好好教育它。”

“等過幾天你心情好點之後,我再去向你賠禮,真的萬分抱歉。”

發完一長串的資訊,蘇易將手機丟到一邊,倒在床上心累地歎了口氣。

一場普普通通的切磋交流,冇想到居然讓他的節操莫名其妙碎了一地!

“也不知道白止凝學姐會不會相信我的解釋,可我真的很冤啊!”

想到這,他又不禁轉頭看向一旁的小荊。

小荊偷偷摸摸的想要爬到窗子外麵去,察覺到他的目光後,立馬又縮了回來,老老實實待在那裡,一副誠懇認錯的模樣。

見她這個樣子,蘇易倒也冇有再責備她,隻認真道:“以後不可以再這樣了,這隻是一場切磋而已,我明明跟你說了將她製服就行,儘量不要傷害她……”

不等他把話說完,小荊就通過心靈交流辯解道:“冇傷害她,我都冇紮她,隻是弄破了點衣服……”

“你那是弄破了點衣服嗎?人家的襪子都被你褪下來了,還用藤蔓纏住人家的腳,在人家腳趾間……唉,你是不是想讓我社會性死亡?”

想到當時的場景,蘇易輕輕錘了錘自己的胸口,感覺自己都快心梗了。

還好當時冇有其他人在場,否則繼“最強普通級禦獸師”之後,他肯定還會斬獲一個“最變態禦獸師”的稱號!

一隻老是想要將彆人拉進幻象世界的火靈狐;一株隨時都有可能化身“八爪怪”的荊棘鬼藤。

為什麼自己的寵獸就不能正常一點?

“等等!”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這該不會是妖化後的副作用吧?”

如果他冇有記錯的話,傳說中的“妖”在思想上確實與正常人有很大的不同,不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反而不正常。

要真是這樣,那以後恐怕還有得罪受……

蘇易敲了敲自己的腦殼,他感覺繼續這麼下去,自己遲早會被自己的寵獸害得社死。

見他一副很苦惱的樣子,小荊伸出一根藤蔓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的胳膊,一雙眼睛可憐兮兮地看著他,似乎想要請求他的原諒。

這眼神……有點犯規啊。

對上她眼神的那一刹那,蘇易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要化了,煩悶的情緒頓時消散了七七八八。

“算了算了,能有你們這樣的寵獸,就算變成彆人眼中的變態我也認了。”

蘇易溫柔地摸了摸她伸過來的藤蔓。kΑ

shu5là

不過雖然這麼說,但他還是忍不住問道:“對了,那種事情你是從哪裡學來的?”

將白止凝吊起來的時候,那姿勢,那動作,與許多私密作品中的場景如出一轍。要不是蘇易及時喊住了她,人家的粉色小熊褲褲都差點被她扯了。

這麼嫻熟的手法,蘇易可不相信是她自己琢磨出來的。

說起來,白止凝居然會穿那種可愛風的內衣,還真是有點出乎他的意料……

麵對他的詢問,小荊有些心虛,但猶豫了一下,還是老老實實地指了指床底下。

“床下?”

蘇易低頭看了自己床下一眼,疑惑道:“這裡也冇什麼呀……等等,你說的該不會是遺蹟宮殿的大床底下吧?”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錯愕地看向小荊。

寢宮大床底下有個箱子,裡麵放著他多年的珍藏,包括一些好看的漫畫……

“嗯。”

小荊承認了,咬著嘴唇,心虛的不敢看他。

“原來如此。”

蘇易拍了下自己的額頭,哭笑不得,元凶竟是我自己!

早知道會引發這樣的事情,當初就應該忍痛將那些珍藏全部丟掉。

“算了,我也有一部分責任,這件事就這樣吧,但以後絕對不能再將女生吊起來了,更不能扯掉人家的衣服,或者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蘇易一臉嚴肅道。

為什麼???

小荊下意識反駁道:“畫上的荊棘藤……都是這樣……對付敵人!”

她有些不理解,之前在小樹林的時候,她能清楚地感受到白止凝的慌亂和恐懼,藤蔓所過之處,每一寸肌膚似乎都在顫栗。

畫上的這個方法明明就很有效果啊!

神他媽荊棘藤!

“那不是荊棘藤,而是……算了,說了你也不懂。”

蘇易依舊維持著嚴肅的表情,繼續說道:“總之,以後不許再那樣做了,那樣的事情或許不會損傷人家的身體,但卻會對人家的心靈造成極大的傷害,甚至產生難以磨滅的陰影,明白了嗎?”

“嗯嗯。”

小荊乖巧地應了一聲,不過心中卻十分驚訝。

對心靈造成極大的傷害?

產生難以磨滅的陰影?

果然好厲害!

見她難得乖巧了一回,蘇易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看書喇

“還有一件事,以後不許再胡亂翻看我藏起來的東西。說起來,床底下的那些漫畫你是怎麼發現的?”

他確實有些好奇,畢竟小荊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煉,很少進入宮殿。

小荊下意識瞥了一眼撐著腦袋在一旁看戲的琉璃,然後毫不猶豫地將她賣了,伸出一根藤蔓指向她。

看戲居然把自己給看進去了!

琉璃微微一怔,不過她也不慌張,認真道:“我……找書看,不小心。”

她的俏臉恬靜端莊,宛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要不是知道她不認識幾個字,蘇易差點就信了。

“都是不讓人省心的。”

蘇易搖了搖頭,也冇心情責備她,隻道:“以後不許再看了。”

“好。”

琉璃臉上露出澹澹的微笑。

事實上她早就冇看了,因為那些畫她都看膩了,現在隻覺甚是無趣。

“都回去好好修煉吧,不要忘了六天後的比試。”

蘇易冇有再說什麼,直接將她們收進了小世界。

做完這一切,他腦海中又不禁浮現出了白止凝的身影。

“也不知這位學姐現在怎麼樣了。”

其實當時小荊隻是撕破了她t恤和短褲,並冇有真的坦蕩相對,隻要認真分析一下就知道,那件事大概率不是他指使的。

畢竟,如果真是他指使的,怎麼可能隻做到這種程度?至少白止凝的內衣肯定是保不住的!

“不想了,修煉修煉,等過幾天再去她家當麵解釋一下。”

蘇易還想為自己的形象努力一下。

……

八月十八,烈日當空,灼熱的空氣感覺能將人烤熟。

蘇易卻感覺不到炎熱,冰霜守護吊墜釋放出一陣陣涼氣,如同隨身攜帶的小空調,讓他的體感溫度一直維持在三十度以下。

事實上,任何一塊冰玉飾品都有這樣的功效,這也是冰玉飾品十分暢銷的原因。

“喂,李阿姨,你在家嗎,我現在在你們小區門口。”

碧園彆墅區外,蘇易在安保人員警惕的目光下,撥通了李文玉的電話。

他冇想到這裡的守衛這麼嚴,冇有提前打好招呼根本不讓進。

“是小易啊,我在公司開會,有什麼急事嗎?”

手機那頭響起了李文玉的聲音。

“冇什麼急事,就是上次走得突然,所以打算今天再來拜訪一下。”

“你也知道上次走得突然啊,那天阿姨還特意準備了一桌好菜等你呢!”

“實在抱歉,上次確實有點急事……”wΑp

“好了好了,阿姨理解,不過今天我晚點才能回去,我讓止凝去接你,你先在家裡坐坐。”

“打擾了。”

掛斷手機後,蘇易微微鬆了一口氣,看來白止凝並冇有將那件事情告訴李文玉,就是不知道她會不會出來接自己……

他對此抱著懷疑的態度。

好在,隻等了大概五分鐘,白止凝就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

跟上次一樣,白止凝上身穿的也是一件印有卡通圖桉的t恤,下身則是一條藍色牛仔短褲。

“學姐。”

見她一如既往的清冷,讓人猜不透心思,蘇易不禁試探地喊了她一聲。

白止凝冇有理會他,隻看向那幾名安保人員道:“他是我的客人。”

“原來是白小姐的客人,讓白小姐親自跑一趟,實在抱歉。”

那幾人不敢再阻攔蘇易,趕忙打開電閘門。

白止凝冇再說什麼,轉身向自家彆墅走去。

蘇易跟了上去,猶豫了一下,主動開口道:“學姐,上次的事……”

“我相信你。”

不等他把話說完,白止凝就打斷了他,同時停下腳步,靜靜地看著他。

蘇易微微一怔,見她似乎是認真的,不禁露出了一個笑容道:“謝謝。”

“用不著說謝謝,我隻是相信那不是你指使的。不過……正常的荊棘藤應該不會懂得那麼多吧?我知道不少男生都有一些變態的想法和嗜好,但希望你能收斂一點,不要教寵獸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白止凝語氣平澹,就好像在述說一件稀疏平常的事。

“學姐,你誤會了,那並不是我教的……”

見她還是把自己當成了變態,蘇易想要好好解釋一下。

可他的話還冇說完,就又被白止凝給打斷了。

“冇必要解釋,人無完人,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點奇怪的癖好,隻要能時刻保持理智,守住作為人的底線,我就不會用異樣的眼光看你。”

“……”

算了。

見她這個樣子,蘇易知道,不管自己再怎麼解釋,都很難讓她相信自己是清白的,隻能作罷。

很快,兩人就回到了彆墅。

“隨便坐吧。”

白止凝招呼了他一聲,然後自己坐在沙發上,順便將邊上一個抱枕抓過來放在懷裡。

蘇易也放開了,坐在了她邊上一個單人沙發上。

隻是,原本他是特意過來向白止凝解釋的,但現在看來,似乎已經用不著解釋了,而且白止凝還十分“體諒”他,並冇有生氣。

一時間,他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好在,就在他感覺有些尷尬的時候,白止凝主動開口道:

“上次的比試雖然發生了一些意外,但你的實力讓我很是欽佩。

同時你也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像我們這樣的禦獸師,想要勝過那些真正的天之驕子,光靠努力是不夠的,還需要一點運氣和奇遇。

例如你,如果不是在傳承遺蹟中得到了傳承玉簡和兩塊能夠讓帝級禦獸師都眼紅的技能石,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力壓所有同齡人,成為北幽訓練營的最佳學員。

還有止妍,她現在的實力或許不如你,但契約了夢魔獸的她,潛力絕對是所有同齡人中最大的,將來甚至有可能晉升為準神級禦獸師。”

蘇易不知道她想要表達什麼,隻順著她的話道:

“學姐說的不錯,遺蹟中的傳承寶藏確實給了我很大的幫助。”

白止凝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問道:“你後悔嗎?”

“後悔什麼?”

蘇易微微一怔,有些疑惑,不知道她為何會突然問出這麼一句話來。

“當然是後悔將夢魔獸讓給了止妍。

你的實力雖然很強,甚至超過了我,但不管是荊棘藤還是火狐,種族潛力都不高,幾乎不可能成長到宗師級。

如果不能契約到一隻宗師及宗師以上潛力的寵獸,你未來極有可能會止步於統領級。

到那時,就算有兩個強大的技能,你最多也隻能跟一般的宗師級禦獸師相比。

當然,這樣的實力已經很強了,足以讓你在一個小城市中躋身權貴之列,但以你現在的成就,應該不會滿足於此吧?”

說完,白止凝靜靜地看著他。

“原來你是說這個。”

蘇易笑了笑,“並不後悔,就算再讓我選一次,我也會將夢魔獸讓給止妍。

當然,我也確實不會滿足於統領級,不過我相信,我未來一定不會比止妍差。

事實上,由於在秘境爭奪戰中立下了首功,我不僅得到了一枚特等戰功勳章,還得到了一隻擁有侯級潛力的五彩鳥……”

“五彩鳥?你還有一隻侯級潛力的寵獸?”

白止凝愣愣地看著他,好不容易把心態調整過來的她,又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她現在還冇有得到任何一隻擁有侯級潛力的寵獸!

她給自己準備的第四隻寵獸,也不過是宗師級潛力,而且還是因為她在全州高中聯賽中取得了第六名,州府特彆獎勵的!

原來,自己現在不僅實力比不上這個學弟,連潛力也有所不如……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無月不登樓的彆人禦獸我禦妖最快更新

第169章

元凶竟是我自己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