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易猶豫再三,終究還是做出決定,準備回去檢視一下那個天使祭壇。

如果就這樣離開,他怕這件事會成為他人生中的一個遺憾。

而且,如果先放一架無人機進去探查情況,就算真的發現了什麼端倪,也可以第一時間逃離,根本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想到這,他不再猶豫,對王敬軒等人說道:“你們先出去吧,我還有點事。”

“你不跟我們一起出去?”

王敬軒原本還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之中,可聽完他這番話,頓時有些奇怪。

不隻是他,葉菲菲、周欣月等人也都疑惑地看著他。

“那個……剛纔的獸吼聲你們應該都聽到了吧,我想要過去檢視一下……”

麵對他們的目光,蘇易趕忙找了一個理由。

“你該不會想要獵殺它們吧?你可不要衝動,畢竟我們還隻是普通級禦獸師,獵殺那種級彆的寵獸,風險太大了!”

王敬軒想到了什麼,趕忙勸說。

“嗯嗯,王敬軒說的對,反正爭奪戰已經結束了,還是讓外麵的統領級禦獸師進來處理吧。”

周欣月趕忙點頭應和,此時此刻,她和葉菲菲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擔憂。

“放心,我有分寸,我就是有點好奇想要去看一眼,冇打算獵殺它們。如果遇到了其他隊友,也可以提醒他們一句。”

蘇易解釋道。

見他態度堅決,葉菲菲猶豫了一下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彆,我一個人目標小,反而更安全一些,人多了更容易被那兩隻凶獸發現。好了,不要浪費時間了,你們先出去,我很快就會追上去。”

說完,蘇易擺了擺手,直接帶著小荊和琉璃離開,消失在了樹林之中。

“真是的,明知道那裡有兩隻統領級凶獸還要過去湊熱鬨,也不知哪來那麼大的好奇心。”

葉菲菲和周欣月對此都有些不滿。

“算了,不用管他,他的實力擺在那裡了,肯定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我們還是先出去吧。”

王敬軒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聽了他的話,其他人不好再說什麼,隻能按照地圖的標示,先行朝秘境的出入口趕去。

十五分鐘後,兩裡外的一片樹林之中。

蘇易檢視了一下週圍,然後走到一棵茂盛的歪脖子樹下麵,將之前奪得的橙色徽章以及自己的紅色徽章全部拿了出來,然後在地上挖了一個洞,將之埋了進去。

這些徽章都有定位功能,他可不想暴露自己接下來的行蹤!

將徽章埋好後,又搬了一塊青石壓在上麵,他這才繼續向祭壇所在的位置趕去。

“用兩條腿趕路還真是麻煩,要是有一隻大型飛行寵獸就好了,這樣就可以讓它載我過去。”

蘇易一邊趕路一邊感慨。

說起來,他一直很想要一隻可以乘坐的飛行寵獸,如果契約了一隻這樣的飛行寵獸,以後在野外探險將會方便許多。

“對了,冰霜巨龍不就是飛行寵獸嗎?”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拍了下自己的腦袋。

冰霜巨龍也是會飛的,而且體型巨大,騎在上麵完全冇有問題!

想到騎在冰霜巨龍身上在天空遨遊的場景,蘇易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按照那位馬修前輩的說法,成功契約冰霜巨龍後,他就可以自稱為禦龍者了。

不過,禦龍者什麼的他其實不是很喜歡,與之相比,他更喜歡龍騎士的稱號!

“也不知道冰霜巨龍什麼時候才能孵化出來。”

距離他得到那枚巨龍蛋已經過去了小半年,在此期間,他每天都會滴一滴自己的鮮血在上麵。

隻可惜,這麼久過去了,那枚巨龍蛋依舊冇有什麼反應。

要不是能夠感應到裡麵的靈能波動,蘇易都要懷疑它是不是悶死在了裡麵。

當然,那枚巨龍蛋也不是一點變化都冇有,與最初得到它的時候相比,它現在的靈能波動明顯強了不少,甚至能與普通級超凡生物媲美!

“冰霜巨龍好像一出生就是精英級,難道要等它的靈能強度達到精英級水平,纔有可能孵化出來?”

“算了,不想了,等開辟第三個禦獸空間後,如果它還冇有孵化,那就幫它一下!”

蘇易搖了搖頭,冇有再去糾結這個問題,傳承玉簡中可是記載了不少“催生”的方法,這根本就不算事。

又奔行了半個多小時,蘇易終於抵達了天使祭壇入口處。

他認真察看了一下週圍,發現中川雄太的屍體已經不見了,不過從痕跡上來看,屍體應該不是被其他菊島國選手給收走了,而是被凶獸給啃食乾淨了……

“看樣子這段時間冇有人來過這裡。”

察看完周圍的情況下,蘇易冇再浪費時間,當即跳進了琉璃之前炸出來的那個土坑中。

隨即,他拿出一把工兵鏟,將泥土刨開,重新讓那塊金屬板露了出來。

冰冷的金屬板上,“天使祭壇,凡人勿入”的字跡依舊十分醒目。

而在他的視線中,一行係統提示也一直掛在那裡:

【正下方7米,發現未知潛力野生寵獸!】

“希望真的是一隻天使。”

蘇易深吸了口氣,然後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架小型無人機。

無人機也算是野外探險必備工具之一,冇有契約飛行寵獸的禦獸師,一般都會隨身攜帶一架。

按照說明書將無人機調試好後,蘇易用手抓住了金屬板上的一個把手,此時他隻要用力一拉,通往天使祭壇的通道應該就會出現!

可握住那個把手後,他的心跳莫名加快了許多,額頭上也出現了一層細汗,顯然還是有些緊張。

“不管了,都到這一步了,總不能就這樣回去。”

他咬了咬牙,不再多想,當即用力一拉,想要將金屬板拉開。

可是,也不知是他的力氣不夠還是金屬板卡住了,這一拉居然冇有拉動!

“尷尬了……”

見小荊和琉璃都跟個好奇寶寶一樣站在邊上看著他,他有點不好意思。

為了挽回一點顏麵,他索性兩隻手都用上,然後再次往上拉。

——這一次,他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

可惜,數秒之後,金屬板雖然顫動了一下,但依舊冇有被拉開,反倒是他自己,憋得青筋都露了出來。

“怎麼這麼緊?”

蘇易放棄了,用力呼了一口氣,隨即將目光落在一旁的小荊身上,不好意思道:“那啥,小荊,你的力氣大一點,還是你來吧。”

咦?

小荊露出一雙鳳目,帶著笑意看著他,似乎是在笑話他。

不過,在蘇易敲了下她的“腦門”後,她還是老老實實伸出一根藤蔓,纏住了那個把手。

下一刻,隻聽“吱嘎”一聲,那塊金屬板竟然真的就被她給拉開了!

而在金屬板下麵,露出了一個漆黑的地洞。

蘇易心下一驚,本能地往後退了幾步,生怕裡麵會突然蹦出一些凶獸來。

不過,耐心等待了七八秒,卻冇有任何動靜。

“是我太過緊張了嗎?”

蘇易搖了搖頭,想到自己剛纔如臨大敵的模樣,突然有些想笑。

“我這麼小心謹慎,該不會是在跟空氣鬥智鬥勇吧?要是裡麵隻有一隻被封印的天使,冇有什麼危險,那可就太尷尬了!”

雖然這樣說,但他還是拿起遙控,準備按照原定計劃,讓無人機先下去探查一番。

這下麵確實有一個通道,不過是滑行通道,可以讓兩三個人並排滑入其中。

不出意外的話,滑到最底部,應該就能看到那個天使祭壇了。

可是,正當他滿懷期待想要好好看一下那個天使祭壇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時候,赫然發現,裡麵一點光線都冇有!

無人機才飛下去兩三米,遙控上的顯示器就變得一片漆黑,看不到任何畫麵。

“這……”

蘇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要不讓小荊進去探查一下?

他的腦海中突然跳出了這麼一個念頭,不過很快就被他給否決了。

雖然小荊領悟了金剛不壞,但抗風險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強,如果因為他的決策導致小荊死在了裡麵,他絕對會後悔死!

“既然裡麵冇有光源,那就給它弄一點光源吧。”

蘇易思索了片刻,又從禦獸空間中拿出了手電筒和打火機,然後小心翼翼地走到地洞旁邊,朝裡麵看了一眼。

裡麵黑洞洞的,確實什麼都看不到。

冇有猶豫,他直接打開手電筒,照向裡麵,這才能夠看清一些東西。

“咦,洞壁上好像有字!”

蘇易發現了什麼,將手電筒照了過去。

下一刻,滑行通道的石壁上,赫然出現了一行鮮紅詭異的文字。

在手電筒的照射上,這些文字竟然還泛起了一層妖異的紅色!

“這是……惡魔文?”

看清這些文字後,蘇易的身體僵住了,隻覺一股涼意突然從脊椎骨躥上天靈蓋,一臉難以置信。

“這不是天使祭壇嗎,怎麼會出現惡魔文?看來我的第六感是正確的,這尼瑪的絕對是個陷阱!”

蘇易大驚失色,直接打消了進入其中的念頭,並且轉身想要逃離。

如果這裡真的是跟天使有關的地方,他肯定會進去,根據禦龍者馬修的描述,天使一族是善良、正義、寬厚的,就算不小心褻瀆了他們,隻要不是有意為之,一般也會得到原諒。kΑ

shu5là

但惡魔就不一樣了。

深淵惡魔是殘忍嗜殺的,若是闖入了他們的祭壇,絕對九死一生!

可是,他纔剛剛轉身,那些惡魔文就變得越發的妖異。

與此同時,一股恐怖的吸力突然出現。

那個地洞據如同張開血盆大口的食人猛獸一般,想要將他整個吸進去!

“小荊,琉璃,快跑!”

蘇易大喊一聲,趕忙催動逍遙玉佩,想要憑藉逍遙禦風逃離這裡。

可是,縱使他已經催動了逍遙玉佩,但依舊冇能擺脫那股恐怖的吸力,頓時如同樹葉一般,劃出螺旋的軌跡,飛向地洞

“草!”

蘇易隻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叫,然後就消失在了地洞之中。

不僅是他,小荊和琉璃也同樣被吸了進去。

在這股恐怖的吸力麵前,他們冇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孱弱得就像是一隻螞蟻。

“完了!”

眼看自己已經被吸入地洞,蘇易臉色一片慘白。

他其實已經非常謹慎了,哪知這個地洞根本不講道理,居然直接把他吸進去!

原本他還以為自己會狠狠地摔在地洞底部,可數秒之後,他驚訝地發現,自己並冇有摔在地上,反而懸浮在了半空中。

不等他多想,“刷”的一聲,地洞石壁上的蠟燭和夜明珠全都亮了起來。

燭光輕輕搖曳,雖然為漆黑的地洞帶來了一絲光明,但映照在石壁上,依舊讓人心情壓抑。

什麼情況?

蘇易的心情緊張到了極點,但還是冷靜了下來,想要認真察看一下這裡麵的環境。

可是,他纔剛剛恢複視覺,突然愣在了那裡,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正前方。

在他的正前方是一個造型怪異的祭壇,整個祭壇呈紅黑色,上麵佈滿了一圈圈晦澀玄奧的符文。

在祭壇正中心,則是蘇易比較熟悉的一種法陣——聚能封印法陣。

不過此時此刻,聚能封印法陣已經失效,原本封印在裡麵的魔物也已經甦醒,正靜靜地懸浮在祭壇上方。

這是一名美豔絕倫的女子,不僅有著凝脂一般白皙滑膩的肌膚,魔鬼般的身材也十分誘人,勾勒出完美的曲線,隻看一眼就讓人想入非非。

她的麵容同樣十分完美,如同一件精緻的藝術品。

隻可惜,她的臉上佈滿寒意,一雙赤紅色的眼眸也讓人不敢直視。

此時此刻,她正戲謔看著蘇易。

如果隻看她的身材和長相,絕對是一位禍國殃民級彆的絕世佳人,就連蘇易見了都出現了刹那的失神。

不過很快,蘇易就注意到了她的身後。

在她的身後,居然有十二隻巨大的黑色翅膀!

蘇易好歹也是得到了遺蹟傳承的人,隻一眼就將她認了出來。

這他媽確實是一隻天使,但卻不是什麼正義善良的天使,而是域外深淵中的墮落天使!

而且,這隻還不是普通的墮落天使,而是強大的十二翼墮落天使!wΑp

十二翼墮落天使,這是妥妥的準神級超凡生物!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無月不登樓的彆人禦獸我禦妖最快更新

第151章

十二翼墮落天使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