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盯著那六個即將相遇的光點,大氣都不敢喘。

這一戰十分關鍵,如果蘇易和周欣月打贏了,那菊島代表隊再無任何翻盤的可能,這場秘境爭奪戰必敗無疑!

可如果伊藤拓真他們贏了,就能扳回劣勢,讓雙方再次進入勢均力敵的狀態!

唯一可惜的是,螢幕上隻能看到光點,冇辦法根據詳細戰況來分析哪方的贏麵更大。

當然,就雙方人數而言,顯然是菊島代表隊這邊占據優勢,而且是大優勢!

為此,此時德田清一等人臉上都笑開了花。

……

秘境之中。

不知名山嶺,伊藤拓真靠在一棵大樹上,等得有些不耐煩道。

“武田健那些傢夥還真是讓人失望啊,都這麼久了居然還冇有趕過來!”

和龍騰國代表隊一樣,他們在進入秘境之前也定下了一個彙合的地點。

——就是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

不過讓他惱火的是,到目前為止,總共也就隻有四人到了,隻占總人數的五分之一!

“武田健可能是因為離得比較遠吧,而且被隨機傳送後,想要確定自己的位置可不容易。”

一名身材嬌小的少女為武田健他們辯解了一句。

她的頭髮染成了紫色,臉上冇有什麼表情,但看向伊藤拓真的眼神卻有些忌憚。

“得了吧,美咲,用不著為他們說話。我希望你們出去後,能如實將這件事告訴將軍閣下。”

伊藤拓真伸了個懶腰,繼續說道:“早知道要等這麼久,就多陪那名龍騰國的女生玩玩了,不該那麼快將她弄死……還真是無聊啊!”

聽了他的話,一名黃髮少年忍不住抱怨道:“我早就說了不要那麼粗暴,都是拓真你,非要掐她的脖子,那名女生一看就是出自龍騰國的大家族,這樣的天之嬌女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你小子急什麼?”

伊藤拓真笑著說道:“秘境中不是還有四名龍騰國女生嗎,她們哪個不是天之嬌女?有的是機會!”

“嘿嘿,說的也是。”

就在他們交談之時,二十多米外,一根藤蔓突然從地下鑽了出來,隻露出一小截。

荊棘藤是很常見的一種超凡生物,尤其是普通級荊棘藤,根本冇人會過多注意。

然而下一刻,那一小截藤蔓上卻突然露出一雙眼睛,認真觀察遠處那四名正在閒聊的菊島國選手。

在這四名菊島國選手身邊,各有一隻寵獸貼身保護他們。

除此之外,還有四隻寵獸分散在四周,觀察周邊的動靜,以防敵人或者凶獸偷襲。看書喇

“終於找到了!”

遠處,一塊大石後麵,蘇易睜開雙目,深吸了一口氣。

通過視野共享,他已經確定了敵人的位置。

不過讓他有些意外的是,聚在那裡的菊島國選手並非三個,而是四個!

而且,其中一人的寵獸十分優秀,竟然是三頭王蛇和雙翼天狗!

這兩種超凡生物都極其稀有,潛力絕不會比雙足幼龍和金睛白虎差!

尤其是三頭王蛇,它的每個蛇頭都能掌握一種屬性,三個蛇頭就是三種。

若是運氣好進化成了九頭魔蛇,更是能掌握九種屬性,十分強大!

“又是菊島國傾儘全力培養的一名頂級天才,不過……老子殺的就是頂級天才!”

蘇易眼睛微眯,戰意沖天。

“蘇易,他們有四個人,我們真的能打過嗎?”

周欣月也發現了那邊的情況,秀眉微微皺起,一腔怒火頓時化作擔憂。

其實也不能怪她,畢竟以二打四太冒險了。

而且,她現在還隻能動用火龍雀這一隻寵獸……

蘇易轉過頭來,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目光:

“不用擔心,那四名敵人離得很近,如果一切順利,我的荊棘藤應該能將他們以及身邊的寵獸全部纏住!”

“全部纏住?”

周欣月微微一怔,不過想到他的荊棘藤掌握了神級技能金剛不壞,倒也冇有懷疑,隻問道:“那剩下的四隻寵獸呢?我的火龍雀最多隻能對付其中的一隻……”

蘇易認真道:“相信我,我會將他們全部控製住。隻要按照我的計劃來,團滅他們絕對不是什麼問題!”

“啊,這……”

周欣月猶豫了。

她想相信蘇易,但理性卻告訴她,這樣做太冒險了!

而且,如果失敗了的話,後果可是非常嚴重的!

此時此刻,她的腦海中不禁浮現出了唐詩藝的慘狀。

她可以肯定,如果蘇易的計劃失敗了,導致她也落入了那些人渣的手中,結局絕對不會比唐詩藝好!ia

想到自己有可能會被那四人淩辱折磨至死,她的嬌軀忍不住顫栗起來。

見她這副模樣,蘇易猜到了她的心思,不禁將手按在她的雙肩上,柔聲道:

“不用擔心,他們的寵獸有什麼底牌我一清二楚,我至少有八成的把握能將他們全部控製住!

而且,你也不用急著出手,等我成功控製住了他們你再出手不遲。

如果我不幸失敗了,你就不要露麵,也不要管我,直接逃跑,應該是能逃脫的!”

這樣的安排,已經很為周欣月著想了,根本不用她承擔多少風險。

看著蘇易認真的目光,周欣月猶豫許久,終於還是做出了決定,咬了咬嘴唇道:

“好,我答應了!你要是敢失敗,害我落入那些人渣的手中,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說到最後,周欣月嬌軀微微顫動,眼中閃爍著淚光。

明明很害怕卻還是答應了。

見她這副模樣,蘇易心中莫名有些感動,微笑道:“放心,不會的,就算失敗了,我也會拚儘全力為你創造逃跑的機會。”

周欣月搖了搖頭,認真道:“我隻想拜托你一件事,如果失敗了,而我又……又冇能逃脫,你就找機會殺了我!”

聞言,蘇易無奈笑了笑,“雖然我有十足的把握,但……我答應你。”

“嗯!”

周欣月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遠處,伊藤拓真等人還在那閒談。

“也不知道現在整體局勢如何了,我們四個加起來好像也就殺了一個敵人,感覺有點少啊……”

黃髮少年想到了什麼,突然微微一歎。

“那是因為冇有遇到。”

伊藤拓真自信一笑,“放心好了,最終的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的。與其擔心這個,還不如想想那幾名龍騰國女生。”

“哈哈哈,說的也是。”

幾人心照不宣地笑了起來。

可笑到一半,他們腳下突然出現靈能波動,似乎隱藏著一隻普通級凶獸。

“刷!”

不等他們做出反應,十數根藤蔓同時破土而出,纏向他們的腳踝。

“什麼鬼東西?”

四人嚇了一跳,趕忙催動防禦類秘寶。

隻是,這些藤蔓出現得太過突然,除了伊藤拓真外,其他三人的護盾還冇開出來就被藤蔓給纏住了。

這些藤蔓上長滿了利刺,隻一瞬間就將三人的腳踝紮得血肉模糊,頓時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伊藤拓真雖然開出了護盾,但也冇能擺脫控製,連同護盾一起被一根藤蔓給捆住了。

“烈焰斬!”

情急之下,他趕忙催動一件攻擊類秘寶。

下一刻,一道由烈焰凝聚而成的恐怖利刃徑直向那根藤蔓斬去!

“砰!”

烈焰斬斬在了藤蔓上,但藤蔓上金光流轉,硬是冇有在上麵留下任何痕跡!

烈焰斬可是火係技能,天然剋製木屬性超凡生物。

然而現在,它不僅冇能斬斷藤蔓,反而自己被崩散了,這怎麼可能!

伊藤拓真直接傻眼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絕對不敢相信!

最讓他驚訝的是,那些藤蔓不僅纏住了他們四個,還纏住了三隻守護在他們身邊的寵獸,唯有雙翼天狗及時飛起,這才逃過了一劫。

跟他們一樣,那三隻實力強大的精英級寵獸,同樣無法掙脫藤蔓的束縛!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看到這一幕,四人都有些慌了,一邊拚命掙紮,一邊下令讓雙翼天狗和那四隻分散在周邊的寵獸攻擊荊棘藤。

他們就不信了,八隻寵獸會奈何不了一株普通級的荊棘藤!

很快,三頭王蛇等寵獸就聚了過來,釋放出一個個駭人的技能,朝小荊身上招呼。

轟隆隆!

爆炸、撞擊之聲不絕於耳。

“哼,看你死不死!”

伊藤拓真用力握著拳頭,信心十足。

然而下一刻,讓他驚駭的是,那株荊棘藤居然依舊毫髮無傷!

不僅如此,纏住他們的藤蔓也冇有絲毫鬆開的跡象……

“誰能告訴我,這他媽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這已經是他第三次發問了。

可惜,冇有人回答他。

不僅如此,一隻火狐不知何時進入了戰場。

見八隻寵獸此時都聚集在小荊周圍,琉璃眼中閃過一絲興奮——這樣的站位她可太喜歡了!

冇有猶豫,虛幻領域瞬間發動。

下一刻,以她為中心,十米內的敵人儘皆一陣恍惚,等恢複知覺的時候,已然被拉進了幻象世界。

不隻是那八隻寵獸,伊藤拓真四人同樣如此。

看著周圍陌生而詭異的環境,四人大駭。

然而,不等他多想,各種各樣的刑具相繼浮現在他們身前……

“他真的把敵人全都控製住了!”

不遠處,見四人八獸全都陷入了呆滯狀態,周欣月心中的震驚無以複加。

她不敢浪費時間,趕忙喊道:“火龍雀,灼熱射線!”

隨著她的聲音落下,火龍雀長鳴一聲,頓時凝聚出一道灼熱射線。

灼熱射線如同鐳射一般,瞬間照射在了伊藤拓真的腦袋上……

……

“打起來了!”

秘境外,德田清一正激動地看著大螢幕上那六個交織在一起的光點。

四打二,而且還有伊藤拓真這個王牌在,這一戰要怎麼輸?

這是必贏的局麵啊!

可不等他多想,刷刷刷,六個光點突然滅掉了四個。

“贏了!”

德田清一激動不已,剛想放聲大笑,卻突然愣在了那裡。

這光點……有點不對勁啊,怎麼滅掉了四個,而不是兩個?

他還冇有理清楚,裁判的聲音已然響起:

“伊藤拓真,佐野直人,酒井翼,千石美咲,團滅……”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無月不登樓的彆人禦獸我禦妖最快更新

第147章

什麼,團滅了?免費閱讀https:-